页面载入中...

拒绝污染 巴塞女强人市长想砍掉1000公里内航班

  从这条嬗递的变迁轨迹看来,简素俭约到去朴趋艳的社会风习,从贞观末年滥觞,开元中叶成为潮流,至安史之乱中断,尔后又回归如昔。这种现象的产生有两个深刻的原因。

  首先,唐代服装的变化往往从统治阶级上层越礼发端。这是因为人口集中、商业繁华的长安,是统治机构及其成员聚拢的地方,各地贵族士人、富商大贾、少数民族上层往往云集于此,他们汇集的结果,大大提高了城市的消费水平和文化水平,同时对服装乃至城市风尚的变化也发挥主导的影响。特别是开元之后社会财富积累增加,这个阶层人数扩大,特权优厚,使得他们不甘于礼制的约束,好新慕异,纵情享乐。文宗时宰相李石说:“吾闻禁中有金乌锦袍二,昔玄宗幸温泉,与杨贵妃衣之,今富人时时有之。”这种喜好华贵服装的时尚,反映长安城市风貌的急剧改观,形成了新的堂皇气象。当然,富人放纵声色的影响,胡商交易竞争的游荡,市井居民追逐眼前欢乐的倾向,有时会导致社会出现追求奢华的趋势,造成一番虚假的繁荣景象。

  其次,唐代服装受到外来文化影响而变化。长安聚集了四域的外客和胡商,人数之多远过于前朝后代,他们以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影响和吸引着汉族市民。加之他们又不受唐朝礼法的约束,服饰没有严密的等级规章,无须琐细地区分尊卑身份,因此穿胡服既不受越级僭用的刑法管制,又不受背离纲常名教的指责,故长安虽没有异族入侵用屠刀逼令人们改衣胡服的情况,但新的服装观念敏锐而迅速地渗入市民的思想,人们普遍喜欢穿戴胡服。尤其是在社交活动中,服装最外在而又最能表现人的精神气质,更能敏感地反映城市生活习惯的变化,因而唐朝文化在几百年间变化最快的就数服饰,以致突破贵贱界限,流风波及社会的各个阶层。

  唐代服装是长安世道人心变迁的前奏

  一个王朝首都居民的穿着对全国有着巨大的影响,而长安当时又是世界著名的都会和东西文化交流的中心。四方外来的衣冠服饰使东方格调与西方特色汇集融合,像吐火罗人着小袖袍小口袴,戴大头长裙帽;波斯人剪发戴白皮帽,着贯头衫,并有织成的巾帔;胡姬们则服大衫,披大帽帔,纵横驰骋。这些都使长安百姓目不暇接。然而,服装离不开民族的属性,它不是外来文化的原始翻版或仿造,而是具有民族特点的社会生活的产儿,又具有护身的物质功能和形象的精神功能。作为大交会、大吸收、大变化时代的唐朝服装,彰显出长安气象,着重体现出以下几个特征。

admin
拒绝污染 巴塞女强人市长想砍掉1000公里内航班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